中国大陆企业走向苹果供应商“神坛”

发布日期:2021-06-07 05:35   来源:未知   阅读:

  香港6合宝典图库资料,2011年苹果首次公开其供应商名单,在此后的9年时间里,来自中国的供应商数量持续增长。即使在美国不断打压中国科技公司发展的情况下,这个态势也没有受到影响。苹果供应商名单涵盖了公司上一财年在材料、制造和组装方面的支出的 98%(2020年)。虽然它没有披露每家公司的采购价值,

  根据《邮报》对苹果 2017 年和 2020 年供应商名单的分析,近三分之一的新入围公司来自中国大陆,苹果制造商使用的大陆公司数量增加凸显了中国在全球高科技供应链中的重要性。苹果以其严格的质量标准而闻名,中国供应商逐渐走上“神坛”,说明了我国不断增长的制造和技术能力,以及具有竞争力的价格。

  苹果近日公开了其2020年的前200大供应商榜单。在这个榜单中,有 51 家位于中国,高于 2018 年的42家(苹果没有发布 2019 年的数据),专家表示,即使一些供应商不是来自中国大陆,他们也设在中国大陆,因为中国大陆的供应链整合比其他地方要先进得多。并且大陆首次超过台湾。同时相比2018年的供应商名单,以地区划分来看,新纳入苹果供应链的中国大陆厂商最多,高达12家企业。

  新增加的中国大陆厂商包括:福建南平铝业、兆易创新、江苏精研、领益智造(原领益科技)、得润电子、长盈精密、富驰高科、苏州胜利精密、深圳市新纶科技、天马微电子、广州众山金属科技、苏州鑫捷顺五金机电12家企业。而广东朝阳电子、吉林利源精制等四家被移除。总部位于香港的供应商上海实业控股在上一年被除名后重新回到供应链名单。然而,国内供应商雅特生科技、国泰航空和创亮科技均未出现在名单中。

  在中国台湾,增加了6家新公司,也删除了6家。新增的公司包括领先的热模块公司双鸿、康控、GIS、茂林、嘉泽和晶科技。而正隆、和硕旗下的复扬科技,以及TPK在中国大陆的子公司精嘉光电、Darfon、Meilv和铭翔科技在2020年没有成为苹果的供应商。

  除此之外,中国供应商也在迅速帮助苹果增加在国外的产量。例如越南,越南的苹果供应商数量从 2018 年贸易战开始时的 14 家增至2020年的 21 家。这 21 家公司中有 7 家为中国所有。其中包括 AirPods 组装商立讯精密和歌尔股份,这两家公司自 2020 年初以来一直在越南生产无线耳机。

  在美国厂商的部分,苹果新纳入供应商包含万有半导体,提供垂直共振腔面射型雷射 (VCSEL) 零组件的 Viavi Solutions ,移除的则有英飞凌并购的赛普拉斯半导体、美国豪威科技(已被韦尔股份收购)、基美、Chemours (CC-US)、迅达科技 (TTMI-US)、SiTime(SITM-US) 与线艺。

  在日本厂商方面, SMK集团、夏普集团子公司康达智、日本精工等则遭移除,而则替换成拆分后的铠侠,此外,NGK特殊陶业被列入新供应商名单。

  韩国厂商方面则新增提供RFPCB的供应商电机,移除软板商 Interflex。

  Isaiah Research 的首席分析师 Eric Tseng 表示,成本和质量是苹果不顾政治压力而坚持在中国市场的主要原因。“我们没有看到任何明显迹象表明,由于地缘政治紧张局势或因素,苹果减少了与中国供应商的采购和接触,”他说。

  日经亚洲报道也指出,中国供应商通过向苹果提供比其他国供应商难以想象的非常低的价格赢得订单,“他们愿意接受其他供应商不愿接手的低利润业务。通过这种方式,他们可以通过与 Apple 合作逐步升级,并可以在下次竞标更多业务。”一位苹果供应链经理说到。

  中国能拥有世界一流的电子零部件和组装供应链,其实也得益于苹果、和 等中国智能制造商的多年培育。无疑,中国大陆的势力正在崛起,逐渐来取代或赶超其他供应商。

  首先来看美国,早在2018年的供应商名单中,中国就首次超过美国。苹果在美国的供应商数量从 2017年的 37家下降到去年的32家。不过需要明确的一点是,苹果仍然严重依赖工业集团3M、、、高通、Lumentum和 Skyworks Solutions等美国供应商,而且这些厂商大都处于所处行业的制高点,很难被替换。

  此次,中国大陆首次超越十多年来一直位居榜首的中国台湾。2017年苹果在台湾的供应商为52家,2018年为47家,2020年,其48家苹果供应商使台湾成为仅次于中国大陆和香港的第二大供应商。而台湾的一些供应商正在面临大陆供应商的蚕食和挑战,非常值得一提的就是立讯精密。

  近年来,立讯精密以为苹果AirPods代工而名声大噪,成为苹果非常著名的一家代工厂,早期的 AirPods组装商英业达(Inventec),在该业务中的重要份额已被立讯和歌尔抢走。2019年广达电脑退出Apple watch代工业务后,立讯精密也得以分得一杯羹。现存的富士康、鸿海精密工业和和硕等苹果代工厂也面临立讯精密的潜在竞争。就在去年7月份,立讯精密出资6亿元人民币从纬创收购一家代工厂,那么交易完成后,立讯精密将成为苹果公司在大陆的首家代工商,自然两家的份额会被蚕食掉一些。

  虽然从整体竞争实力来看,台系代工厂在苹果产品的代工经验和技术实力上都占据很大的优势,大陆厂商短时间难以超越,但苹果愿意将部分代工交给大陆代工厂来做,也是对大陆企业实力的认可。

  除此之外,立讯精密还控制着和硕iPhone和金属框架和外壳子公司Casetek Holdings。

  而日韩自然也正在经受着来自中国的竞争。日本供应商的数量从2017年的43家和2018年的38家下降到34家。在显示器领域,目前继续上榜的有日本显示器(Japan Display Inc.简称JDI)和夏普,但他们两家都面临中国显示器制造商方和天马微电子的竞争。随着这几年苹果转向屏,JDI和夏普对苹果的供应数量大幅减少。

  JDI虽然是iPhone SE2的主力屏幕供应商,但其并没有因为这款手机的大卖而获得更好的盈利,尤其是苹果转向OLED屏之后,错失OLED风口的JDI业绩节节败退,甚至将其白山工厂卖给了夏普以还苹果的债。而夏普则作为苹果主要供应商还在获得残存者利益,苹果的低端机器采用液晶屏,短期来看,拿下白山工厂能加强与苹果的合作,但中长期能享受多少利益还是未知数,日本大和证券分析师荣哲史认为“白山工厂面向iPhone生产面板的顶峰时期为2021年4~6月”

  除了显示屏,在相机模块方面,夏普旗下的Kantatsu还有与立讯精密和Cowell的竞争。

  虽然进入 Apple 的供应商名单是企业能力的标志,并且可以提供多年稳定的收入来源,但被踢出局的滋味也是谁尝谁知道。在此,我们着重分析了几家有代表性的半导体企业。

  2016年,苹果将德国厂商欧司朗从其前 200 家供应商名单中删除,并将飞利浦加入其供应链。这对于当时已投资 10 亿欧元(14 亿美元)在马来西亚新工厂生产 LED 的欧司朗来说,是一个巨大的打击。此后欧司朗经历了艰难的几年,财报业绩一直不容乐观。直到2019年8月,ams决定340亿收购欧司朗,两家互相补足。不过据Digitimes的报道,有业内消息人士称,欧司朗光电半导体有望在2021年下半年为高端MacBook供应背光用mini LED,成为苹果仅次于台湾晶元光电的第二家此类芯片供应商。

  2017年4月,苹果宣布将在15 - 24个月内停止使用英国Imagination的GPU设计,转而采用自己设计的产品。消息一出,Imagination 股价瞬间暴跌了近 69%,当天跌幅更是高达 75%。此后几年,Imagination几经波折,出售其嵌入式处理器业务MIPS,以及移动计算芯片业务Ensigma,后又悲惨“卖身”给Canyon Bridge。不过这几年其专注于GPU业务,PowerVR技术也表现不俗,Imagination依靠自己卓越的产品重新引起了苹果的关注,最后苹果也因此与其再续前缘。

  欧洲老牌企业Dialog早年因苹果风光,成为增长最快的欧洲上市半导体公司。DIalog自2007年苹果第一款iPhone手机发布之时就与之开始了合作。但在十年后,也就是2017年12月5日,Dialog发表声明苹果已转而自主研发电源管理芯片。这个声明导致Dialog当天股价暴跌23%。好在Dialog早有防备之心,早早拿下国内多家手机厂商的电源管理芯片市场,并获得了中国清华紫光集团下属的一投资机构的投资,着重在亚太地区布局。而且在被苹果抛弃后,Dialog开始自救发力物联网新赛道,并且收购了一系列的物联网公司,这几年的发展也逐渐步入正轨。

  中国厂商欧菲光也是其中一家。2020 年7月,特朗普政府将中国光学和光电元件制造商欧菲光集团列入了 11 家公司的实体名单,苹果也因此将其抛弃,此举导致欧菲光市值大跌,损失300多亿。据了解,欧菲光不仅为苹果提供触控模块(用于),还为苹果提供光学产品(用于手机摄像头)。此后,Lens Technology 接管了欧菲光的大部分订单。而所有iPad触摸屏订单都返回给了台湾供应商GIS和TPK。欧菲光、GIS 和 TPK 一直在为苹果 iPad 的低成本版本提供触控模块,这三家公司的供应份额相似。

  为了实现自救,欧菲光今年3月将旗下广州得尔塔影像技术有限公司100%股权以及江西晶润光学有限公司拥有的相关设备出售给闻泰科技。6月1日,欧菲光宣布与闻泰科技完成交割,业内认为,完成交割后,闻泰科技有望借此再次打入苹果供应链。

  总之,这几个企业在经历了几层扒皮之后都缓过来了。而这几年大陆的半导体实力开始起来,逐渐斩获苹果的青睐,“从来只见新人笑,有谁愿闻旧人哭”,但我们在发展的同时,也要不忘时时回看这些前车之鉴。

  成为苹果的供应商不容易,但成为非苹果供应商却是朝夕之间。新企业进来,原企业被踢出局的大戏还将持续上演,大企业尚且要经历几年脱胎换骨方能缓过来,小企业估计连骨头都剩不下。诚如半导体老大英特尔,在基带芯片翻跟头,使得苹果在英特尔和高通之间来来回回,苹果的自主可控(尤其是M1芯片的发布)也给英特尔带来了潜在的危机。

  我们很高兴看到大陆企业逐渐登上历史舞台,但在当下这个形势下,一招鲜再难以吃遍天,企业要么需要多架马车并驾齐驱,要么做到行业极致,让别人超越不了你,才能不被时代抛弃,不被其他企业所取代。